首頁 > 個人管理 > 向即興劇團學應變力
是的,而且呢?

向即興劇團學應變力

EMBA雜誌345期 / EMBA雜誌編輯部
2015.06.02

 

 

即興演出沒有劇本,演出是否成功,端看演員應變的能力,以及團隊合作的默契。即興劇團的原則與練習,可以教企業什麼樣的功課?

 

快問快答!企業與即興劇團(improvisational theater)有什麼共同點?答案是:很多。工作環境高壓?沒錯。必須快速因應意外狀況?是的。無法創新就是死路一條?對。仰賴成員間的協同合作,才能夠獲得成功?就是這樣。


在即興劇團的戲劇形式中,演出的內容大多沒有劇本。演出是否成功,端看演員及時應變的智慧。企業呢?雖然總談著管理、控制等,但是老實說,大多數時候計畫總跟不上變化。因此,近年來,很多企業向即興劇團學習,希望提高團隊的適應力和敏捷度。即興劇的先鋒第二城劇團(The Second City),則是最多人取經的對象。它甚至設有專責的部門協助企業客戶。


第二城即興喜劇團於一九五○年代成立,創辦人希爾斯(Paul Sills)、沙林斯(Bernie Sahlins)與亞爾克(Howard Alk)創造了一種新型態的喜劇藝術。他們的團隊在舞台上即興演出,內容不同於時興的誇張型喜劇與諧擬劇(parody),更因為常針貶時事,挑戰現狀,常令觀眾瞠目結舌。也正因為其內容的真實性,反而更切身,也更趣味。


創立之後,第二城逐漸發展出獨特的方法與工具,許多明日之星也因此慕名而來,在此磨練表演技巧。信手拈來便有金球獎男演員莫瑞(Bill Murray)、曾獲艾美獎肯定的政治嘲諷家考伯(Stephen Colbert),還有榮獲八次艾美獎、兩次金球獎的喜劇演員蒂娜菲(Tina Fey)。


之後,拜師學藝的人逐漸地開始多樣化了起來,除了老師、律師、政治家等領域以外,企業界人士也上門來。他們發現,第二城的即興演出原則,能幫助他們發展創意、加強溝通、改善團隊合作,並且更能隨機應變。


第二城即興劇團高階主管李奧納(Kelly Leonard)與約頓(Tom Yorton),最近出版了「是的,而且呢」(Yes, And)一書,分享該劇團的核心要訣。以下便是第二城即興劇團成功的七個元素:

 

1.是的,而且呢
透過肯定他人的發言,給予點子發展的機會

 

即興演出的核心,就是「是的,而且呢」(yes, and)這句話。透過「是的」,肯定前一位發言者的發言,將對方所提出的內容化為事實,隨後以「而且呢」,去進一步添補內容,把故事延續下去。在這個原則之下,演員必然得協同合作,無論對方的發言多荒謬,都必須接受,而非相互拆台。


想像兩個即興演員在空無一物的舞台上,甲說:「看這滿天星斗!」乙卻回應:「少來,現在是白天!」不但甲所說的內容被否決,劇情也就此被打斷。在「是的,而且呢」的規則下,乙可能會說:「是啊,月球的星空看起來真的很不一樣。」如此一來,乙不但肯定了甲所提出的內容,更進一步增添了更多資訊,那就是原來他們現在在月球上。在兩人的你來我往之下,一個完整的故事會從無到有,逐漸描繪出來,呈現在觀眾的面前。


「是的,而且呢」不只是一句話,它代表的是一種開放態度,不管對方提出的點子乍看之下多荒謬,都不予批評,讓對方可以安心地自由發揮。在企業中,「是的,而且呢」最明顯的用途,就是用來「無中生有」。例如,在腦力激盪時,透過這樣的正面對話,可以慢慢堆疊出創新點子或做法。這就像大家都各自帶了塊小拼圖,共同拼出了一個完整的圖樣。


帶磚頭,而非教堂


因此,在構思點子時,第二城鼓勵人們「帶個磚頭來,而非整個大教堂」。這個大教堂指的是一個完整的點子。有時候,人們跟團隊聚集討論時,腦中已經有了既有的想法,已經沒什麼空間讓其他人也加入想法。整個創意流程在此就被扼殺了。


因此,在第二城的初階課程當中,有個叫作「單字故事」的訓練,規則是讓一組六到十個人的團隊,用接龍方式一起創作出一個全新的故事,一個人一次只能說一個字。這使得每個成員能說的字,相當程度受先前的內容所控制。有時候輪到自己時,最適合接的字不過是個「然後」。


因為故事的走向握在眾人手裡,沒有單一個人有完全的掌控,因此劇情往往高潮迭起,比單一個人所構思的故事更妙趣橫生。這個訓練的學習就是,每個人的付出在最終都是有意義的,就算是那個枯燥的連接詞。正因為所有的付出都有意義,也因此沒有任何成員有權不參與。


這個訓練還做到了一件事,那就是讓人學習放棄想要掌控一切的傾向。如前面提到的大教堂,某些人會因為執著於自己的想法,而企圖操控整個故事走向,這不正是在企業裡常見的狀況嗎?這個訓練正是要人們將掌控讓渡給他人,讓別人也有平等發聲的權力。這不只對創新有益,也對人際關係與溝通有幫助。

 

2.團隊合作
不讓個人的私心破壞了團隊成果

 

人們過度想擁有掌控權的傾向,會對團隊造成威脅。此外,我們想成為唯一的目光焦點,這種私心也常打破團隊的平衡。真正的成功,來自團隊相互支援,相輔相成,不管是在劇場裡,還是在企業中都是如此。


要打造一個優質團隊,第一步就是,學著把焦點放在你眼前的團隊成員身上,全神貫注的吸收他所傳遞的訊息,無論是語言或是肢體動作。你的行為會換來對方的敬重、喜愛與信賴。


第二城的初級課程中有個「鏡子」訓練。規則很單純,就是讓學生每兩人一組,其中一方做動作,另一方則像是鏡子一般模仿對方。這個訓練便是用來幫助學生凝聚精神,運用觀察力,將注意力集中在夥伴身上。

 

3.共同創作
透過相互對話來一同創作

 

即興劇團的演員在舞台上時,合作的對象不只是自己的團員,還包括了觀眾。對企業來說,當科技使我們越來越緊密連結,企業也必須邀請顧客共同創作(co-creation)。你的公司或許已經開始這麼做了:「顧客意見回饋」、「快速原型設計」(rapid prototyping),或「群眾外包」(crowdsourcing)等,都是與顧客共同創作的方法。


這也是為何如今許多公司都活躍於社交媒體,如臉書(Facebook)與推特(Twitter),企圖透過這個介面與顧客展開對話。高樂氏(Clorox)清潔產品公司就曾在推特上,推動一個即興演出式的高樂氏噁心大獎(Clorox Ick Awards)頒獎典禮。活動中,高樂氏邀請父母透過推特分享噁心事件,無論是育兒故事,還是廁所或廚房相關,只要夠噁,你就贏了。


這個活動引來了熱烈的回響,在舉辦的四個小時內,無數父母分享了他們的故事,活動的主題標籤(#Ickies)登上熱門話題榜。活動由第二城畢業生德拉許(Rachel Dratch)主持,「爸爸經」(How To Be A Dad)部落格的知名部落客負責即時聊天轉播,最後榮登噁王寶座的故事,再由第二城的成員演出。這個共同創作出來的活動新鮮、有趣,並且內容誠摯。

 

4.誠摯性
說出真相,跨越規範,挑戰現狀

 

誠摯性(authenticity)正是即興喜劇的特質之一。在我們的人生中,有時想表達的事情不見得美麗,我們有時想質疑某些別人不願挑戰的現狀。這些雖是良藥,卻可能苦口,直接戳破的話,恐怕讓人無法接受,但是喜劇可以成為包裹它的糖衣。


若你看過政治嘲諷家考柏的演出,就可以看到他如何把令人不太自在的政治現實,包裝在諷刺劇當中。在你莞爾一笑的同時,也深刻感受到當中的真實性。第二城的某個客戶,則是在公司內部的通訊報上,刊載「高階主管本年度NG畫面」,藉此以詼諧的方式,指出上級所犯的錯。


敬畏,還是尊敬


喜劇的功能是拿捏敬畏與尊敬的界線。敬畏使得人們不敢說出真相,假裝問題不存在;但尊敬卻讓人願意揭露事實,挑戰現況。因為人們知道,這麼做才能帶來改變,才是真正對組織好。


喜劇讓人接受改變,而即興劇的訓練則讓改變較容易推動。舉例來說,第二城有個「倒帶」(Take That Back)訓練,規則是三人一組,其中甲和乙隨意對話,但是只要丙一拍手,當下說話的人就得倒帶,把自己最後說的那段話吞回去,用別的話代替。


舉例來說,丙拍手時,乙正好說到:「看到意外事故總讓我心情很糟,因為我會擔心有誰受傷了。」他便將內容改為:「看到意外事故總讓我心情很糟,因為這會害我上班遲到。」丙又拍一次手,這次乙的理由便成了:「因為這讓我想到我十六歲時撞壞了我爸的車。」


這種訓練的目的,是想讓成員發現,原來隨機應變沒那麼難,也讓其他人發現,原來自己的隊友比預期還要機智敏捷。「倒帶」提醒人們,其實我們有能力面對意外的轉變,而且還有其他人可依靠。這會讓人更容易接受改變。

 

5.失敗
不只接受失敗,還反客為主,由我們來掌控失敗


創意的最大敵人就是恐懼,特別是對失敗的恐懼。若你能坦誠擁抱這個過錯,就有機會將它轉化為成功。


舉例來說,演員叫錯彼此的角色名字,時有所見。甲在劇中可能叫阿美,但是乙一個不經心,就喊了甲一聲:「寶珠。」這錯誤發生在眾目睽睽之下,要回收已經是不可能。但就在此時,甲這麼回答:「你是何時發現我真實身分的?」一瞬間,觀眾便因為甲華麗的救援而沸騰了起來。


唯有直視失誤,才能夠探索它的本質,才有機會從中獲得新的勝利。此外,幽默感也能緩解失誤的打擊。在上述的情況當中,甲也可以當場一聳肩,轉身對觀眾說:「好吧,發生都發生了。」台上台下一笑,這件事也就一筆帶過。


團隊是你的安全網


在第二城,他們有偏好的失敗方式,其中一個方式就是整個團隊「一起失敗」。這指的不是期盼失敗發生,而是讓成員知道,他如果想要冒一些險,背後有整個團隊挺著。就像是空中飛人知道下面有個安全網,而敢在空中翻轉時多玩點花樣。


在企業裡也是如此。成員在團隊的支持之下,會比較願意冒失敗的危險,挑戰未知的領域,而這也正是突破性創新的來源。此外,就算他搞砸了,團隊也會共同出力為他解決問題,這會使得失敗不再是那麼令人膽怯的事情。

 

6.跟隨著跟隨者
團隊當中,每個人都可以是領導人

 

五、六○年代,管理大師杜拉克(Peter Drucker)提出組織扁平化的概念時,即興劇始祖史柏琳(Viola Spolin),也是第二城共同創辦人希爾斯的母親,也發展出「跟隨著跟隨者」(follow the follower)這個訓練。


在這個訓練中,所有人圍成一圈。在引導者的指揮之下,每個人開始發出聲音,邊做著動作,邊開始模仿他人的聲音與動作。在這個活動中,做得不好的話是一團混亂;但當做得好的時候,所有人的腦子就像合而為一。這個訓練使得成員能夠全神貫注在彼此身上,並且逐步學會如何互相配合,共同作業。


「跟隨著跟隨者」所強調的面向,正是當前的競爭環境所需要的領導模式。在這個架構之下,領導人與跟隨者的分野變得模糊。團隊成員並非硬性地跟從一個領導者,而是視情況,將當下最符合需求的成員,推上領導者的位置。這個領導與跟隨的定位,會隨著團隊的需求改變而改變。


再者,在當前的商業環境下,強勢主導的管理方式已經不恰當了。「跟隨著跟隨者」所強調的,是包括領導人在內的成員,都必須感受他人的想法,傾聽他人的聲音,創造更佳的合作關係。此外,因為對團隊的信賴,領導人能夠退後一步,讓其他成員主動採取行動。如此一來,組織不再仰賴單一領導者來帶動創新,整體的應變也更靈活。

 

7.傾聽
全心傾聽彼此,深入理解背後的意圖

 

即興演出講求演員的臨場反應,反應的對象包括共同演出的成員,也包括台下的觀眾,因此,專注傾聽的能力非常關鍵。如前面提到的喊錯角色名字事件,如果甲當時分了神,沒能捕捉到乙的失言,就根本來不及補救。換句話說,傾聽能力差的演員,就是個表演能力差的演員,很難成為成功的演員。


對企業來說,未能傾聽,也得付出頗昂貴的代價。除了企業內部的溝通問題以外,在市場上公司推出一些不受顧客青睞的產品,往往是因為企業未能深入探索消費者的需求。可口可樂公司(Coca-Cola)在八○年代就有這樣一個慘痛的教訓。明明消費者沒有對原本的可樂表達任何不滿,該公司卻自作主張的改了配方,推出新可樂(New Coke),結果造成極大的反彈。


真正的傾聽,是不僅僅聽對方說了什麼話,還觀察他整體所表達的訊息。舉例來說,有時顧客並不直接抱怨,而是用其他方式表達不滿。這時候,是否能正確解讀對方的訊息,就成了留住顧客的關鍵。


第二城在協助客戶學習傾聽時,會使用的一個訓練工具就是「胡言亂語遊戲」(Gibberish Game)。這個遊戲以三人為一組,其中甲與乙開始聊天,但是他們所說的話全是沒有意義的聲音,而丙則要負責把他們的胡言亂語「翻譯」給其他人聽。一開始或許有點困難,但逐漸的,丙會能夠從甲與乙的肢體動作,去揣測他們想表達的內容,也就是說話者的意圖。這才是深層的傾聽。

 

基於「是的,然後呢」的正面態度,鼓勵彼此揮發創意,並在一個平等且互信的團隊中共同創作;勇於跨出舒適區,質疑既有規範,並且提升承擔失敗的能力。這不僅是即興劇演員所需具備的能力,也是變動時代的企業團隊,所必須學習的特質。

 

相關文章 ARTICLES
別掉入陷阱 主管最常陷入的五個盲點
為什麼有些錯誤事後看來,是如此明顯,但當時就是無法察覺? ...
2018.05.16
READ
個人管理 歐普拉這樣過一天
脫口秀女王歐普拉,擁有自己的電視台與雜誌,忙碌的她怎麼安排每一天? ...
2019.10.31
READ
創造體驗 送禮送到心坎裡
禮物,人人都愛,但送禮往往令人傷腦筋。部屬對我的簡報提案提供了很大的協助,該帶他 ... ...
改善工作環境 三個方法,舉發惡同事
每次都到截止日期前,才纏著別人協助自己完成工作;喜歡在背後說長道短,離間同事之間 ... ...
2018.08.15
READ
時刻學習 當一輩子的學生
今年三十五歲的財務顧問塞提,專門提供一般民眾理財建議。他所創設立的理財網站,擁有 ... ...
2017.09.19
READ